【新公元800】【待续】

第一章:

  为我们的成年干杯!一名身高大概在1。70左右长相普通,身材偏瘦的男孩子高喊着。切,明天才算成年你今天干什么杯。就是就是,附近的其他男孩起哄到。

  偏瘦的男孩回到:我这不是高兴么,你们说在这个男人比恐龙都稀有的世界,竟然让我们这么多活力四射的俊男困在这里19年不是暴殄天物么!?另一个男孩接着说:就是真不知道世界政府到底是怎么想的,竟然要求男性在19岁之前由政府扶养。更可气的是这里竟然都是男人,而且还遵循着1000年前的教育方法,明明在家就可以学到,还必须要每天早八晚五的来上课,而且学的这些东西根本没用,而最最最最可气的是这里竟然连一个年轻一点的女人都没有,每天看着那些又老又丑的欧巴桑都快把我逼疯了。偏瘦的男孩说:所以说为了我们的成年干杯,难道明天成年今天就不能干杯了么?在噼里啪啦的撞击声中我举起了手里的酒杯。

  我叫王子渊,我的朋友都称呼我为王子,反正这个称呼也不错我也不反对。

  我很幸运是一名男孩,明天将迎来每年一度的法定成年典礼,而我也将在明天成为一名合法的男性公民正式享受男性阶级权。说我幸运我认为不单因为我是男性,更因为我有着最慈祥的父亲与最温柔美丽的母亲。我的父亲也许是这个世界上最浪漫的男人,在这个女人在男人眼里与玩具无异的社会,我的父亲竟然向我的母亲求婚,而我的母亲也十分珍惜这份幸运全心全意的做着妻子与母亲的角色。虽然政府规定男性在19岁之前由政府扶养,但对于有家的男孩来说只不过是每天白天要在学校度过。在我的朋友里其实大部分都没见过自己的父母,可以享受到父母关爱的只有我一人。所以我的朋友都很羡慕我,我的父母则是我的骄傲。

  也许因为我实在是太幸运了,在我10岁那年我的父母在我面前被残忍的杀害了,我还记得当晚我跟父母吃过晚饭后在一起聊着我在学校的恶作剧。突然一个父亲曾经买来的女奴拿着一把锋利的匕首刺穿了父亲的心脏,接着是母亲。随后用她那双狰狞的大眼看着我,我惊恐的看着她,看着她握紧匕首的右手,看着匕首上滴落的血液。我跌坐在地上颤抖着大叫。其他女奴听到我的叫喊声慌忙的赶到我身边,那个女人见到有人赶来仓皇的逃向门外,最后消失在夜色中。后来警察告诉我,那个女人极有可能是因嫉妒母亲而杀害了他们。而我则必须搬到政府扶养院(其实就是学校)直到19岁成年。一年之后,在我已经完全适应了扶养院生活后的某一天,突然那个又老又丑满脸邹纹的校长欧巴桑找到我。

  喂,老太婆你找我干嘛?有话快说有屁快放,我看见你就想吐。

  你,你,王子渊同学请你尊重点。我,我,我,我毕竟是你的校长。

  属于精英阶级,而你现在还算不上男性阶级。

  好好我的精英阶级又老又丑的校长老太婆,该告诉我你要说什么了吧。

  你,你,你,政府让我告诉你,你母亲有一个双胞胎姐姐,问你想不想过去一起住。

  震惊,沉默,听到这个消息我彻底震惊了,曾经一直以为再也没有亲人的我竟然又突然有了亲人。不知在震惊中沉默了多久。我大喊道:想,当然想,现在就去,立刻,马上。

  看着我的动作,听着我的回答,一直绿着脸的老校长平淡的说道:今天不行,明天政府会过来接你。

  第二天我终于见到了我最后的亲人,当我看到那张熟悉的面孔,眼泪止不住的流淌,在我大喊了一声妈妈后就扑倒在她的怀里,虽然有着一样的面孔,一样的身形,一样的声音,但是我的新妈妈却不一样的跪在地上,新妈妈旁边不一样的跪着2个女孩。不久之后我就搬出了扶养院住进了新家。虽然我未满19岁,但是女性礼仪需要遵守,所以每天当我回家或出门新妈妈跟两个姐姐都要行跪拜礼。

  在生活了一段时间后,我也大概了解了新家的具体情况,两个姐姐一个比我大四岁一个比我大一岁。新妈妈跟大姐都是女奴阶级,但是因为曾经父亲帮助过新妈妈,所以现在新妈妈有着不错的收入,但是因为大姐抽中女奴阶级,如果二姐再抽中女奴阶级,那么凭借现在的收入不足支付三人的临时公民阶级费用,而且不知为什么现在新妈妈的收入在逐渐的减少。时间飞速,在新家已经住了一年的时间,看着充满成熟女性魅力的妈妈,跟有着一双漂亮长腿的大姐,和充满了青春活力的二姐。我大叫一声我出门了。同时跪在地上的三人齐声发出:恭送尊贵男性出门。在一年的生活里我已经习惯了这种生活,因为身体的逐渐发育,我也对性有了幻想,但是因为没到19岁也只能停留在幻想中,不过我有一个只有我跟大姐知道的小秘密,我拜托过大姐给我看她的小逼逼,而大姐同意了。记得当时大姐穿着一对黑色半透明丝袜,一双普通的家用拖鞋跟平时长穿的校服。闻着大姐身上的淡淡香气,我兴奋的坐到地上,大姐羞涩的站到我面前,缓慢的分开双腿。

  当我急躁的拨掉大姐下体那一张阻碍我视线的可恶布条后,赫然出现了一个晶莹粉嫩的肉壶,我情不自禁的用手碰触了这个我幻想了不知多久的器官,此时大姐突然啊的大叫一声。我连忙收手看着因羞涩而脸颊绯红的大姐问:弄疼你了?

  没,没弄疼,你继续吧。

  我摸着大姐肉壶上突起的粉嫩小肉球问道:大姐这个突起的是什么啊?

  啊~~~~~别,别,那个很敏感,别碰。

  是这个么?

  是,是那个,别再碰了。

  可是这个好像很好玩,大姐你让我多玩一会吧。

  随,随~~~便你!

  大姐这个小球叫什么名字啊?

  别在欺负大姐了。

  那你要告诉我这个叫什么。

  叫,叫阴蒂。

  那这个呢?

  小阴唇里面这个呢?

  阴道那这个呢?

  呀~~~~~那个是尿道。

  正玩的开心,突然妈妈出现了,大姐连忙装作什么都没发生,而我只好就此罢手。日子平淡的过着,每天除了上学睡觉,有时调戏下大姐之外几乎没什么可做的。时间飞速又到了每年的法定成年典礼,虽然对我没什么影响,但是今年二姐21岁了,妈妈与大姐同时期盼着二姐可以抽到公民阶级,因为现在妈妈的收入已经不能支付三人的临时公民权,如果二姐抽到女奴阶级。也就意味着从此妈妈,大姐,二姐将要成为女奴阶级。看着三人表情的凝重,我也在心里默默的祈愿,希望二姐可以抽到公民阶级,但天不遂人愿,公民阶级与女奴阶级比例差距太悬殊,每四个女性中只有一个女性可以成为公民阶级,而二姐不是那个可以成为公民阶级的幸运儿。看着平时快乐的一家人,如今妈妈表情凝重的坐在椅子上,大姐握紧双拳站在一边,而二姐在不断的哭泣。我决定告诉她们我的想法。

  妈妈,大姐,二姐你们听我说,从我刚进入这个家的时候,我就知道你们是我必不可少的亲人,其实我早就决定,在我19岁之后选择你们三人做我的私有奴,永远在一起,永远做一家人。听完我说的话三人同时看向了我,先是狐疑,然后是思索,接着是惊喜,最后是羞涩。沉默了许久,妈妈终于说话了,子渊你真的愿意为我们浪费3个名额么?你可是只有4个免费名额。我愤怒的喊道:别说3个就是300个我也给,只要能跟你们在一起,我什么都愿意做。我本就是一家人,不可分割的一家人。听我说完这些话妈妈颤抖着说:好,子渊我们1年后做真正的一家人。

  时间又不知不觉过去了2个月,在我一心幻想着早点到19岁,早点获得法定承认的家人,早点让大家不必在过这种担惊受怕的日子,但是我收到了有史以来最恐怖的噩耗,大家被买走了。因为妈妈,大姐,二姐一直没有临时公民阶级,终于被一精英阶级女性发现,靠着两个免费名额与世界币混用同时买走了三母女。

  在我收到这个噩耗时,只知道天再转,地在摇。我最后的亲人就这么被一个不认识的贱女人买走了,一年在等一年我们就可以永远的在一起。而现在她们都不在了。就这么突然消失了,看着一样的房间,一样的座椅,一切都没变,只是少了三个熟悉的面孔,少了每次回家时的恭迎声,少了每次出门时的恭送声。在浑浑噩噩中过了不知多久。我突然发现自己的愚蠢,突然发现既然她们是被买走,那么我绝对还有机会把他们抢回来。我在空荡的房间中哭笑,我笑自己的蠢,我笑自己的呆,我更笑我还有机会与家人团结,我还有办法抢回我的家人。在哭笑中我暗暗发誓,不管付出什么代价,我都要把她们从那个贱女人手里抢回来,更何况那个贱人还是个女的。这之后我又回到了扶养院一直生活到毕业。

  我正沉浸在过去的回忆时,突然偏瘦的男孩说到:喂!想什么呢?是不是想明天要选哪个美女做你的第一个私有奴啊!?我给你推荐一个咱们的老校长很适合你。

  去你的你喜欢你要,别把你的兴趣传染给我。

  此时一个胖嘟嘟的男孩说到:明天我一定选一个身材好,脸蛋又漂亮的大~~~美人做我的私有奴。然后每天都不许她穿衣服,随时随地来修复我这双被老女人玷污了19年的双眼。

  偏瘦的男孩笑喊道:为了身材好,脸蛋又漂亮,而且还不许穿衣服的大美女干杯!

  看着其他男孩激动的神色,我也忍不住激动幻想着明天的成年典礼,但是我心里更清楚我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第二章:进入社会

    在我们的宴会即将结束之际,突然出现了敲门声。

  咚咚咚,咚咚咚。

  偏瘦的男孩没好气的说道:谁呀?

  是我,校长。

  一个男孩恶狠狠的说道:你TM来干什么?都恶心我们19年了,还嫌自己不够烦么?

  沉默片刻后,老校长妥协的说到:能让我先进去么?

  有事门外说,我们不想看见你。

  我是来给你们送男性公民证的。有了这个明天你们就可以正式成为合法男性公民了。

  啊?还有这东西?

  这是政府为了管理不同阶级而指定的。每一个成年人,不论男女都有自己的阶级证。你们以后的社会福利与个人资产都可以靠它查询。

  你放在门外吧。我们自己去拿。

  政府规定必须由我亲手送到你们手上。

  真烦,进来吧。

  门被渐渐的推开,一个又老又丑的女人尴尬的走了进来。随后逐一的把阶级证发到了我们的手中。我把玩着我的阶级证,拿在手里感觉稍微有点重量,碰触后会出现一些个人信息。而在最明显的位置有一个个人智能选项。选择后在我的右上方出现了一个白色的球体。

  白色球体突然说到:您好我是个人智能gvxfhddh11253王子渊先生的专属智能。如果您有什么问题可以直接询问我。简单的研究了一下,大家发现其实对于目前的我们来说个人智能也没多大用处,除了解答问题,查询个人资料外,也就剩下智能联络比较方便。我们大家互相添加了彼此的个人智能后,今天的告别宴也算正式结束了。

  第二天,随着一阵急切敲门声我从睡梦中惊醒。此时门外传来了兴奋的叫呼喊声。王子,王子快起来,今天可是成年典礼。接咱们的人都来了。我开门一看是那个胖嘟嘟。

  喂,胖子不至于这么兴奋吧?

  怎么不至于,我可是幻想了一夜,今天可是就有全裸大美女了。

  好好好人类的繁衍大业就交托给你了。你让我先穿上衣服行吧?

  好,但是你要快点,我可等不急了。

  是,是。我会尽快的。

  虽说是被吵醒但我也很兴奋,因为今天终于可以算告别这个充满丑女人的扶养院了。三下五除二的穿上衣服后,我来到餐厅,简单的吃了点早餐。吃完早餐我来到了校长室。推开校长室的大门,发现校长正对我做着90度的鞠躬,并大喊道:恭迎尊贵男性。我刚想问为什么不是跪着,之前妈妈,姐姐都是跪着迎接。

  却被胖子打断道。

  王子你怎么这么慢,都急死我了。

  我这不是去吃饭么!

  都什时候还吃饭。真是的,我们都在等你。

  都是我的错,行了吧。

  好了快走吧。

  我们见胖子着急,也没多说什么,一起跟着胖子走到了扶养院广场。刚到广场就听到一个响亮的声音。

  世界政府第107礼仪部队前来迎接各位尊贵男性,第107礼仪部队队长刘慧,代表全体队员恭迎各位尊贵男性。

  顺着声音望去,我们看到一队身材高挑,面容娇好。外穿笔挺的黑色西服,西裤,高跟鞋。内着白色衬衫的女性。正面向我们行着标准的举手礼。对着又老又丑欧巴桑19年的我们,突然一下看到这么多美女都显得激动不已,尤其是胖子竟然兴奋的一直大喊我就要她们当我的私有奴。我也兴奋的怀疑是不是在做梦。

  随着一声洪亮的礼毕,我们急速的走到队长面前,研究着眼前的美女。

  此时刘慧正恭敬的站现在我们面前,虽然恭敬但不显卑微,我可以通过她黝黑的眸子看出,眼前是个睿智的女人。刘慧见我们不停的在研究着她,也没有什么表情,让人不知道,她是喜欢还是讨厌。只是好像作为回应一样看着我们。

  突然一个带着眼镜的男孩说到:不知道可不可以摸她们啊。

  胖子说:当然可以,今天咱们就是男性公民了,她们要听从咱们的命令。

  我不信,除非你摸一下给我看看。

  你别不信,我胖子现在就去摸,你可看好了。说吧摸哪里?

  其实胖子心里也没底,只是色猴上身找个借口而已。

  那就摸一下队长的胳膊。

  什么?你让我去摸胳膊?我不摸。我去摸她的屁股,你可看好了。

  正当胖子准备动手时,老校长却极速的跑到了队长面前,老校长一边喘着粗气一边对队长说道。

  对~不~起~来晚了。

  没关系,请问今天要参加成人典礼的男性都到齐了么?

  都~都到齐了。

  队长又对老校长敬了礼一个标准的举手礼。并用响亮的声音说到:感谢您一直以来对国家的贡献。

  校长迅速回答到:都是应该的,都是应该的。

  紧接着队长转向了我们用响亮的声音说到:尊贵的各位男性,非常荣幸可以成为您们成人典礼的护航者,我们为每一位男性配置了一辆四人高级迎宾车,以及一名司机与两名保镖,她们会一直跟随您,直到成人典礼结束。接着是一声:全体敬礼。

  看着眼前这些挺着傲人的胸部,敬着标准的举手礼,浑身上下透着一股军人飒爽气质的女人,我不由的咽了咽口水。

  随着一声礼毕,开始有人来接我们上车。很快我就坐到了我的迎宾车上。坐在后排的我看着其他人的车,我知道我们要分开了。随着汽车的开动,我离生活了19年的扶养院越来越远。

  在满心期待的心情中,汽车行驶了大约5分钟,坐在后排左侧的我看着其她三人,心痒难耐。我决定试一下,看看是不是从今天开始女人都会听我的话。我对着右侧的礼仪队员说到。

  喂!

  尊贵的男性请问有什么事么?

  叫我王子就行了。

  王子殿下请问有什么事么?

  不是王子殿下,我叫王子渊,平时大家都叫我王子,听懂了么?

  王子先生请问有什么事么?

  我想问是不是从现在开始我就是男性公民,正式享有男性特权了。

  是的,从今天凌晨您就已经是合法的男性公民阶级了。

  你们是什么阶级?

  我们礼仪部队都属于公民阶级。

  那就是说,我发布的命令你们都要执行了?

  是的,如果不是违法的,我们都会执行。

  那我现在要你们脱掉衣服你们会执行么?

  右侧礼仪队员略微迟疑了一下回答道:会~会的那脱掉裤子呢?

  礼仪队员羞涩的说到:一样会的你说什么?大点声。

  会的,如果您叫我们脱掉裤子我们也会马上执行。

  那是不是说我可以对你们为所欲为了?

  是的,今天只要是您的命令我们三人都会无条件执行。

  什么?今天?难道明天不行?女性不是不能违背男性命令么?怎么只有今天?

  是这样的,因为公民以上阶级在社会中有着具足轻重的地位,其中更是涉及了所有行业,所以只有不影响正常生活与工作的命令才会被无条件执行。比如我们属于礼仪队,今天我们的任务是保证您的成人典礼正常完成,所以今天您对我们发布的命令,只要不影响典礼正常进行我们都会无条件执行,但是如果其中有影响典礼正常进行的命令,我们则会提示您这个命令不能执行。

  那如果不想执行命令,不是说一句不能执行就可以了?

  这个是不会发生的,因为如果被发现有此类行为是会受到很严重的处分。再说您又不笨,不会连可不可以执行都看不出来的。

  我笑问道:如果我让你从明天开始光着屁股生活,你会不会执行啊?

  这  这个要看具体情况,如果我与您在生活中有大量的时间在一起,那么在可以见面的时间段我必须执行,如果在生活中没有机会见面,或者只有极少的机会见面。那么这个命令就会被算作无用命令,会被自动废除。

  那不等于白说?

  是的,因为几乎没有机会碰面,即使不执行您也不会知道。

  听到这里虽然有些失望,但是想到今天这三个大美人都是要完全听从我的命令,我兴奋的说道。

  司机停车。

  随着汽车缓缓停下我说到:下车。

  下车后三人狐疑的看着我。

  列队。

  虽然狐疑,但三人迅速的站好,依次是司机,一直跟我说话的礼仪队员,与另一名礼仪队员。

  报名刘婷黄玉张怡我指着司机说:我不管你叫什么,今天我就叫你司机。

  是的,明白。

  我看着一直与我说话的礼仪队员说道:刚才我的问题你一直回答的很好,所以今天就叫你大美女。

  是的,明白。

  我看着着最后一个人说:我不是很了解你,所以今天就叫你小丑逼吧。

  是,是的,明白。

  怎么不愿意?

  没,没有。一切听从安排。

  我心想回答的真是死板,看来军人再漂亮,也不会有什么情趣。

  看着脸色羞红的小丑逼我说道:小丑逼给我看看你的逼到底有多丑。

  什么?

  看着一脸不可置信的小丑逼,我说道:我说的不清楚么?把你的小丑逼给我看,我要看看到底有多丑。

  小丑逼红着眼睛说道:是  是的,明  明白。

  看着红着眼的小丑逼我感到很诧异。我对着大美女问到:这个命令很过分么?

  是,是的。

  难道你们平时没有接受过这种命令么?

  大美女看着正在脱裤子的小丑逼,一脸同情的说道:很少有人会接到这么羞耻的命令,虽然我们有着严格的阶级管理,但是大家都为女性,只有带着报复心理,或者真正的变态,才会对低阶级发布这么羞耻的命令,而且发布命令的人也会被同阶级的人鄙视。另外在我们的学生时期,学生都会学习如何做好一名淑女,所以露出下体这种事对于我们来说是十分羞耻的。最后一点就是犯过重大罪行的废弃奴,政府为了惩罚这种罪大恶极的罪犯,所以不允许废弃奴遮挡下体。

  可是我刚才说要你脱掉裤子,你不是说会执行么。

  当然会执行,第一是因为您的阶级比我们高,第二则是因为我们是礼仪队不能做出有损政府体面的事。

  难道脱掉裤子就不会损坏政府体面?

  脱裤子当然会有损政府体面,但如果不脱就会被认为不遵守社会秩序。为了顾全大局,只好选择丢面子了。而民众大多也会谅解。

  那平时高阶级女性都会命令低阶级做什么?

  一般都是一些生活的事情。比如家里需要打扫,或者出门买东西需要有人提重物。这时候高阶级女性一般就会命令低阶级女性协助。虽然有一些高阶级女性会在私下对一些自己反感或者为了满足自己的变态欲望,而对一些低阶级女性发布羞耻的命令,但是像您刚才那样在公开场合直接发布,确实是十分罕见。

  说到这我突然想到了妈妈跟姐姐,接着问道:那么私有奴是不是也不会被要求做太过分的事?

  私有奴则不一样,私有奴是完全属于个人的私有财产,主人对自己的财产做什么都不会被别人耻笑。但我认为私有奴自己应该不会因为身份的改变而认为主人对自己做的事都是正常的。

  听到这我低声自语道:看来还是要尽快找到妈妈她们,不知道她们现在过的是什么生活,希望那个贱女人能对她们好一点。

  您说什么?

  没什么,是我自言自语。

  此时小丑逼突然说道:尊  尊  尊贵的  男性,您  的命令  已  已经  执行  完毕。

  听到这我看向了小丑逼,此时的小丑逼正半裸着下半身站在那里。双手正在羞红的脸上擦着眼泪。而司机跟大美女则同情的看着她。我走到小丑逼的身前,蹲下身子看了看小丑逼的阴户说道。

  看来你的阴户没有我认为的那么丑么,而且还挺漂亮的。

  听到我这么说小丑逼的眼泪更是不受控制的流下来。看着在不停流泪的小丑逼我也有点尴尬,于是说。

  别哭了,别哭了,我补偿你好吧。让我想想怎么补偿你。这样吧,司机,大美女听令。

  听我这么说司机跟大美女则有些诧异。我看着她们说道。

  司机,大美女我命令你们一起陪小丑逼露出你们的阴户。

  听到我的命令,司机显得有些愤怒,可能认为刚才属于不知者不罪,但是现在我知道了一切,却还是命令她们做这么羞耻的事而愤怒,但是又不能反驳,只好一边用愤怒的眼神看着我,一边脱裤子,而大美女似乎早就想到我会羞辱她们任命的脱着裤子,只是低垂的头跟红到耳朵的脸,都显示出她的羞涩。

  看着司机跟大美女都脱完裤子我说到。

  列队。

  听到命令三人迅速的站好。

  敬礼。

  刷的一声三人整齐的敬了一个举手礼。虽然三人同时敬礼,但是表情却相差万里。司机愤怒的看着我,而大美女目视前方不看我,小丑逼则忍者泪水看着远方。看着三个表情各异,上身整齐,下身却一丝不挂的美女,整整齐齐的向我敬着举手礼。我的小弟弟终于要不受我的控制了,但我知道等下还有成人典礼,如果现在浪费体力等下不知道会出现什么状况。最后还是强行控制了下来。在终于压制了性交的冲动后,我走到她们身边,分别捡起放在她们身边的内裤,转身来到路边,把三条内裤整齐的放到一起,然后学着她们的样子对着三条内裤敬了一个举手礼后说到。

  感谢你们一直以来对三位美女的贴身照顾,我代表三位美女对你们表示最由衷的感谢。

  说完我又走到她们身边,拿起放在一边的裤子说到:礼毕,上车。说完一溜烟的跑到了车上。

  上车没多久其她三人也陆续上了车,只是跟下车时稍有不同,三人都是光着屁股上来的。随着发动机启动的声音响起,汽车再次行驶起来,我回头看了看路边,发现三条内裤还都静静的躺在哪里。看着尽量紧闭双腿的三人我调笑的对大美女说道。

  大美女等下想不想穿裤子啊?

  大美女羞涩的说到:想什么?没听清楚。

  想,想穿裤子。

  噢,想穿裤子啊,可是凭你现在的表现,我可不想吧裤子给你。

  请,请问怎样才可以把裤子还给我们。

  我们?我可没问你们想不想穿,只是问你想不想穿。

  那,请问怎,怎样才可以把裤子还给我。

  让我想想?其实我在这19年只见过一次阴户,刚才小丑逼是第二次,但是都没怎么看清楚,这样吧,从现在开始,你张开双腿把阴户对着我,不许遮挡,不许合上腿。等我研究好了就把裤子还给你。

  听我这么说大美女颤抖了一下,但是为了裤子还是慢慢的张开了双腿。我看着背靠车门,一条腿搭在椅背上,另一条腿放在座椅下的大美女,我伸出了右手放在大美女的阴户上玩弄了起来。

  玩着大美女的阴户,我对坐在前面的小丑逼说到:小丑逼,那你想不想要裤子啊。

  听我跟她说话小丑逼身体有一点颤抖,却还是磕巴的答到:想那么,你认为现在凭你的表现我会吧裤子给你么?

  听我这么一说小丑逼竟颤抖着翻过前排的椅背,然后弯着腰张开腿尽量的把阴户冲着我,看到小丑逼突然做出此滑稽的动作我迟疑了一下,随后明白过来。

  于是对着小丑逼笑说到:你的阴户我都看过了,就算再给我看,我也不会把裤子还给你的哦!

  小丑逼颤抖着说:可,可以研究。

  可是我现在已经在研究大美女的了。

  听我这么一说,小丑逼显得不知所措,迷茫的看着我。

  我看着迷茫的小丑逼说道:这样吧,从现在开始,我问你什么,你就回答什么。要是回答的好,我就把裤子还给你。明白了么?

  明,明白了第一个问题,大美女的阴户漂亮么?

  漂亮很好,第二个问题你的漂亮么?

  漂,漂亮是你的漂亮还是大美女的漂亮呢?

  她,她的漂亮。

  看来你对自己的阴户没什么信心啊。

  是,是的那你的阴户跟司机的比谁的漂亮啊。

  司机的漂亮。

  撒谎可是不好的。撒谎我可是会把裤子丢掉的。再问一次到底是谁的漂亮。

  我,我的。

  那你说说你的阴户没有大美女的漂亮,是不是因为平时没有护理好啊?

  是,是的。

  那告诉我,平时你们是不是靠自慰来护理阴户的啊?

  听我这么说小丑逼很急切的回答到:不是,不是的。

  听到小丑逼这么说,我打开窗户拿着一条裤子做着要丢出去的动作。

  小丑逼看我要丢裤子,哭喊着大叫:是的,是的,是靠自慰护理阴户。

  看着惊慌失措的小丑逼,我停下了丢裤子的动作,其实我也不想丢掉,我可不想在成人典礼上有一个光屁股的礼仪队员跟着我,要是这样肯定会被当做变态。

  我可不希望背着变态的标签生活。但是又不能表现出来,我则冷冷的对小丑逼说。

  如果再让我发现你撒谎,小心我,小丑逼立马回到:是,是的,我保证不在撒谎了,求你,求你不要把裤子丢掉。

  我又淡淡的问道:你的阴户没有大美的漂亮,是不是因为自慰的次数没有大美女多啊。

  小丑逼看了看大美女然后满脸泪痕的说道:是的。

  小丑逼这怎么行,明明是最应该保护的地方怎么可以不好好护理!?

  知,我知道了,以后一定好好护理。

  以后?以后再护理就晚了。就现在吧,在我们到达成人典礼之前,你就护理你的阴户吧。

  看着不知所措的小丑逼我说道:还不快做。

  听到我的命令小丑逼立刻开始了【阴户护理】,看着小丑逼正在用滑稽的站姿护理阴户,我差点笑出来,于是对小丑逼说到。

  我让你护理阴户,可是没让你在我面前护理,你站在这我怎么研究大美女的阴户,要护理就去前面,别在这碍事。

  听我这么说小丑逼又滑稽的爬回了前面,在她爬的同时,我在她赤裸的屁股上重重的打了一巴掌,因为太用力我的手红了好一会,而在她马上要趴回前坐时,我又狠狠的掐了一下她的阴蒂。随着啊的一声大叫与乒乓的撞击声小丑逼终于滚到了前坐。等疼痛稍微缓解了一点小丑逼就开始了所谓的阴户护理。因为我看不到小丑逼的护理状态,于是命令她在护理的同时必须发出卟滋的声音,这样我只要听到卟滋声就可以确定小丑逼确实是在按照命令护理自己的阴户了。

  听着卟滋声我抱起了大美女,让她背靠着我坐在我的腿上,我用左手握住她的右乳,右手玩着阴户。玩了一会后我发现,大美女的喘息明显加重,阴蒂跟乳头也充血的硬了起来,我的右手也湿漉漉的。于是问道。

  大美女怎么了,怎么喘的这么厉害,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没,没什么。只是,只是什么?

  没什么。

  看大美女不说我也不着急,我加快了右手的玩弄速度,坏笑着问道。

  大美女你说你跟小丑逼就两个人,但我有三条裤子,多出这一条也没用,我看丢掉算了。

  说完这句话汽车明显晃动了一下,大美女喘息着喊着:不要,不要。

  既然不要那我就丢掉了。

  不,不是,不是不要裤子。是,是不要那么快。

  什么不要那么快?

  您,您的右手。

  那你先回答我的问题,如果回答的让我满意,我就不这么快。

  好,好,那你告诉我多出来的裤子,是不是应该丢掉啊?

  不,不能,丢掉。那,那个是,司机的,裤子。

  可是司机要开车,又没办法表现,裤子我也没办法还给她啊!

  求,求您,想,想想办法。

  我右手突然加速。说道:既然大美女求我,那我就给你一个面子。

  现在你把多出来的裤子夹在车窗上,如果到了典礼会场裤子还在,那就把它借给司机穿吧。

  听我说完大美女拿起了裤子,而我则用最快的速度揉搓着大美女的阴户,只见大美女颤抖着双手打开车窗,慢慢的把裤子放到窗外,最后死死的把窗外裤子的裤腰夹在车床上,裤腰刚刚夹紧,大美女就发出了长长的呻吟声,随后身子一抖双腿死死的夹住我的右手,同时一股阴精喷到了我的右手上。看着此时的大美女我也没了兴趣,于是又让她像刚才一样坐在哪里,看着无力的大美女大张着双腿瘫软的靠在车门上,我则拿出车上的纸巾擦了擦手。

  我把擦过手的纸巾丢到了司机的面前,说到:等下在会场还有10分钟车程的位置停车,把这个放到阴道里,就当感谢大美女了。

  司机冰冷的回答道:好的司机回答后车内安静了下来,伴随着不断的卟滋声和微弱的喘息声,我拿起了放在我身边的两条裤子,虽说我不想让她们光着屁股,但并不是说我会让她们就这么穿上裤子。我端详着两条裤子,都是做工极佳的西裤,看着笔直的裤线跟庄重的条纹,我拿出了随身携带的折叠刀,在两条裤子的裆部由前向后划开了一条大大的口子。

  本楼字节数:23009

    【未完待续】

    总字节数:

  [ 此帖被零度思念在2015-06-01 11:27重新编辑 ]                                                                                    

       

栏目: 淫妻交换 
阅读次数: 812
© 2018 爱萝莉 - 亚洲最强在线美女视频站-成人在线视频首选,淘你喜欢! 管理员邮箱:3295319197@qq.com